位置:广东新闻网 > 时尚潮流 > 正文 >

深圳街头巷尾“烟火气”渐浓 城管部门:需评估是否放开“摊档经济”

2020年06月09日 15:09来源:未知手机版

日照文明网,食品公司名称,乘的多音字组词

原标题:深圳街头巷尾“烟火气”渐浓

城管部门:一些街道已对店外经营采取宽松包容态度

见圳客户端·深圳新闻网2020年6月4日讯(深圳晚报记者 王新根 陈龙辉)华灯初上,福田星河COCOPARK灯火通明,每一块耀眼的广告牌都传递出深圳的繁华和热烈。从这里往南1.7公里便是石厦村,村里纵横交错的街巷分布着各式各样的摊档。这里的商品和交易方式并不高大上,但足够便捷和高效,“烟火味儿”十足。

近日,深晚记者通过走访发现,深圳的摊档市场正逐步复苏,有些原本选择“撤离”的从业者开始重操旧业。不少市民认为,“摊档经济”为部分群体提供了差异化的生活便利,应该得到更多关注和支持。

重操旧业的烧烤摊主:“摆摊是自己的‘事业’”

下午5时的坂田街道五和大道旁,赵聪的烧烤摊冒起了第一缕烟,不出意外的话,这里要到第二天凌晨2时才会打烊。

赵聪的老家在重庆,他是从去年年底开始在深圳卖烧烤的,之前和爱人一直在观澜一家工厂务工。“收入前景一眼望得到底,没什么太多的提升空间。”他和爱人合计,决定买辆三轮车做烧烤,也算是自己的“事业”。

“卖烧烤不像务工那么稳定,收入多的时候一天可以上千元,少的时候就两三百元左右。”赵聪告诉记者,虽然每天5时左右才开工,但是买菜、洗菜、串串这些都要花费很多时间,夫妻俩基本从中午就开始忙碌了,一点也不轻松。

赵聪原本想过租一个小店面开一个烧烤店,后因资金不足作罢。“主要是那时候没借够钱。”现在想起来他还心有余悸。疫情发生之后,烧烤摊“重启”无望,他和爱人留在了重庆务工。原本打算就留在老家了,而随着“摆摊”环境的向好,他又回到了深圳,坚持自己的“爱好与事业”。

“我听‘摊友’说现在管理政策比以前宽松了,我在这里做了几个月也积累了一些顾客,自己摆摊虽然累些,但有盼头。”他告诉记者,以前周围的“摊友”几乎都是卖吃的,现在卖衣服的、卖玩具的都出现了。至于有市民反映小吃摊位常搞得地面很油腻这个问题,赵聪也和深晚记者谈了一些自己的想法。“这个问题确实存在,为了让大家的摊位能长久摆下去,还是需要我们摊主自己把好食品卫生关,收摊后搞好卫生,毕竟,就餐环境洁净了,会有更多回头客。”赵聪说。

丹竹头地铁站的星悦天地,许多从商场出来的市民会在路旁的摊点前稍作停留。一位年轻摊主的摊位上,十几个女包一字摆放在一张桌布上,价格从50元到200元不等。她告诉记者,自己是从5月初兼职摆摊的,“平时下班比较早,工作地点离住的地方挺近,摆摊赚点生活费。”虽然深晚记者发现有几位行人都来光顾过她的“小店”,但她表示摊位营收一般,但以后自己或许会尝试卖更多东西。

摆摊的低成本,让很多人跃跃欲试。来自西安的赵先生擅长做辣条,曾得到同事的高度肯定,他向记者透露,目前正和女朋友筹划要让“更多人享用正宗、卫生的辣条”。

多平台发布摆摊扶持计划 如何实现对接成为关键

虽然“赵聪”们工作自由,但是也遇到不少烦扰。

一位摊主向深晚记者吐槽,因为摆摊不是主流的商业模式,长期不受重视,“特别关键的是外卖平台我们不能入驻,客流远远不比开店。”他透露自己原本打算去租一个店面,但是商铺租金太高,根本无法承受。

“一家外卖平台业务员告诉我可以在他们平台上线,只需要交一千多元的入驻费用。我们交了钱后,可是没通过,钱也没退给我们,最后我还是只能回来摆摊了。”该摊主告诉记者。

赵聪也告诉深晚记者,资金不足一直是最主要的问题。据他计算,最开始摆摊的时候,买三轮车、冰柜、保险柜、烧烤架这些东西就花了近两万元,因为疫情原因后面都卖了,回收了不到3000元。现在又打算回来继续摆摊,估计还得再花两万元购置设备。

随着“摊档经济”越来越受到关注,越来越多的平台也宣布了对“摊档经济”的扶持措施。

本文地址:http://www.21gdl.com/shishangchaoliu/291788.html 转载请注明出处!

今日热点资讯